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蝈蝈小说网 www.guoxs.com,最快更新末日之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!最新章节!

    结果,直到货车停下,唐千鹤也没能拨通文蓁和林木兰的电话,甚至不知怎么的,连短信都发不出去。等她反应过来,退而求其次给其他人打电话,却发现所有的电话都是忙音。

    那几个煞神都下车了,车里只有她还有……那个东方面孔的女孩。

    看起来是逃跑的好时机,可事情会这么顺利吗?

    货车停在超市前,外面就是大街,街道两旁栽着挺拔的梧桐树,专卖店橱窗明亮,红绿灯有条不紊地指挥交通。

    一切看来再正常不过。但十几个小时后……或许几小时后,平静的假象便会被无情戳破。

    额角滑过一滴汗,唐千鹤几乎克制不住夺门而出的冲动,然后她瞥到了碎裂的后视镜,那股热血顿时就蔫了。

    实力悬殊。

    这伙人简直像从战乱区跑出来的疯子,方才那个叫本的金发高个子,竟然真的直直地就撞向了两个拦车的男人!

    ……要忍耐。唐千鹤机械地拧干毛巾,脑中转着可能的逃亡计划。

    车门忽然被拉开,唐千鹤微微一抖,抬脸望了来人一眼,又垂下。

    半边脸被额发遮住的混孩子抱着一堆啤酒,手一撒哗啦啦全丢到车上。

    唐千鹤眉头一跳,“……没有酒精度更高的酒了吗?”

    还是那把低哑的嗓音,简直不像个孩子:“啰嗦,给你就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好想拍扁他!

    眉心拧成一团,唐千鹤打开一罐啤酒,倒在毛巾上,正要往伤患的脖颈上擦,却听到那声音说:“你是独生女?”

    手下不停,唐千鹤语调冷淡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有兄弟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和他感情怎样?”

    捏着毛巾的手一顿,唐千鹤瞥了眼突然话多起来的家伙,声音无喜无悲:“我从没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对方没再说话,靠进座位,闭上眼。

    车门再度打开,本和黑发青年坐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接下来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汽车启动时,唐千鹤问,阳光落在她手背,注入些许温暖。

    “哈顿大厦。”本说。

    唐千鹤犹豫再三,终究没把那句“到了可以让我下车吗”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唐小姐似乎对这场灾难有些独到的见解。”宛如孩子好奇未知的世界一般,黑发青年口吻轻快,“愿意说说吗?”

    唐千鹤几乎要失笑,说得好像她真的有选择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朋友,在国安局工作,你知道,在那种地方工作,总能比普通人懂得多一些。”她控制着自己的表情,半真半假地解释,“所以我恰好也比普通人懂得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哦,听起来我们都要感谢你那位朋友。”他意有所指地望了昏迷中的同伴一眼,“她看起来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唐千鹤不知道对方信了多少,或许半点不信,都无所谓,因为即使她给出足金那么纯粹的真话,那男人大抵也是这种反应。

    和他说话总是让她背后发凉,摸不透他话语之后的深意,看不清他的真实情绪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倘若必定要选一个人交流,她宁可选本,虽然那也不是个善茬,但至少她还摸得到他的反应。另外两个……

    唐千鹤压抑着胃里的难受,低头给伤患擦酒精,却忽然对上一双冷冷的黑眸。

    脖子被用力掐住!

    要命,她救的不是人而是冻僵的毒蛇么!

    突然有人说:“酒井,不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唐千鹤眼瞳微缩。出声阻止的竟然是……

    掐着要害的手松开,唐千鹤拼命咳嗽,眼泪都沁出来。终于缓过来,她诧异地望向阻止伤患下狠手的人,对方却依旧没骨头似的窝在座位里,看也不看她。

    但唐千鹤不会认错那个特别的声音,仿佛少年变声期的沙哑,又像是主人刻意压抑,每次听都让她觉得违和感十足的声线。

    ……奇怪的家伙,之前还要杀掉她来着。

    看起来他完全不打算解释自己的反复无常,唐千鹤便也移开视线,转向那个刚刚差点将她送进鬼门关的女孩。

    和她之前想的一样,这女孩有双凛冽的眼。

    望向自己的眼神不带感情,刚才如果自己就这么死了,凶手心底绝不会泛半点波澜。

    “我是医生,你现在最好不要乱动。”唐千鹤淡淡道,嗓子疼得厉害,她压抑情绪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冷风能让人清醒,免得她不知死活妄图单挑这些混蛋。

    本开始和女孩解释来龙去脉,唐千鹤看着外面掠过的树影,心绪浮动。

    货车开了三个小时,抵达下个城镇的时候太阳已升到中天,它拐了个弯继续前行,最后在一处破败庄园前停下。

  &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