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蝈蝈小说网 www.guoxs.com,最快更新末日之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!最新章节!

    叮~当你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,恭喜你中彩了。对,你现在看到的就是传说中的晋|江名产——fangdaozhang!←v←

    我是晋|江|文|学|网|站(昵称“jj网”)的作者诀明紫,这本《[末日]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》是我独家发表在jj网的vip作品,如果你在其他网站上看到这篇文,一概是未经本人允许、无视我个人意愿的侵|权|转|载。如果你愿意的话,请到jj网订阅vip章节支持我,我在jj的作者专栏里也有一些全文免费的作品供亲选择~在百度里输入“诀明紫的专栏”就能找到我的专栏了。

    对支持正版的读者亲,我这里提供三种人机交流模式:软萌系,中二系,傲娇系,更多模式有待触发解锁,种类多多任君选择~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2020年,夏。

    欧洲某小国,一条狭长的人工隧道中,唐千鹤捂着脑袋睁开眼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让她迷惑了一会儿,才想起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——她在旅游大巴上,因为昨晚熬夜而昏昏欲睡,忽然一阵刺耳的急刹声,游客开始尖叫,而她的头砰地撞上车窗……

    她赶紧摸脑袋,还好,没摸出一手红。

    惊觉四周静得出奇,唐千鹤抬眼环视,惊讶在脸上漾开。

    “人呢?该不会……哦,没有血迹。”

    排除所有人都被救护车运走这个选项,唐千鹤松口气,开始奇怪为何众人离开前不喊上她。

    低头看腕表,竟然已经……晚上九点了?!

    大巴出发时明明才早上六点,她晕了那么久?

    她向窗外望去——

    隧道灯还在工作,白色冷光投落在隧道中,成为这里唯一的光源。她的大巴并不是隧道里唯一的机动车,但其它车辆都与大巴一样,毫无动静地原地待机。

    □□静了,这儿。唐千鹤甚至有种错觉,全世界只剩下自己。

    深深呼吸,把探头的不安按回心里,唐千鹤掏出手机,点开微信,却发现数据流量连接不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咦?”

    打电话听筒没音,再试着发短信……

    【发送失败】

    【发送失败】

    【发送失败】

    终于她发现症结所在——“要命,信号格是空的……”

    隧道阻隔了信号。

    唐千鹤苦恼地盯着手机:她喝养【哔】多中的这个欧洲双日游,今晚就该飞回去了,晚上十二点的飞机……

    只剩三个小时了啊!

    抓过背包,唐千鹤握着手机匆匆走向车门。

    鞋底踏上隧道柏油路的那一秒,她突地打了一个寒颤。隧道里真冷,夜风像直接穿过了身体,抽走热量。

    没有马达声,没有喇叭声,没有人声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,唐千鹤放轻了步子,小心翼翼前行……仿佛怕惊扰了什么。

    塑胶鞋底轻轻擦过水泥地面,发出低哑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女生向每一个经过的驾驶座望去,但里面总是空无一人,车灯亦缄默,车主大约在白天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每一步都走得极不安,时间变成蜗牛在皮肤湿漉漉地蠕动,短短五分钟,唐千鹤看了三次表。

    手机依然没有信号。

    如果有小说就好了,唐千鹤想,只要有小说,她可以对着手机漫步半个地球。但手机只剩两格电,以防万一,她必须节约。

    指腹摩挲手机,光滑的触感带来某种安慰。

    唐千鹤松懈了,所以她没注意到一个黑影忽然从转角处扑过来,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口——

    下个刹那,惊叫与鲜血混在一起!

    唐千鹤跌坐在地,捂着肩膀,惊骇苍白的脸就像一张被仓促撕坏的素描,染血的手机掉落脚边,“啪”!

    刚才那个瞬间,她的身体自动做出了反应——避开了要害,然而獠牙还是扎进了右肩,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!”唐千鹤顾不得伤,将背包挡在胸前,却忽然发现这个动作毫无意义。敌人是个女人——一个身量不高的女人,但刚才那咬人的狠劲可不像个女人!

    光线太暗,唐千鹤看不清她的脸,但轮廓却隐约可见:那女人脸浮肿得厉害,眼睛成了两道缝,嘴上还沾着血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唐千鹤控制不住地视线下移——女人脚上,一双十三厘米高的高跟鞋,亮金鞋跟细得能碾碎大理石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霎那唐千鹤很难说清心里是什么感觉,她在国外被一个蹬着恨天高的女神经病咬了,大使馆管么?旅游险赔吗?

    恨天高又来了,唐千鹤没余力想更多,软塌塌的背包可打不晕肾上腺激素爆发的疯子。撑起发软的腿她就要逃跑,脚下却忽然踩到什么……她的手机!

    鞋底一滑,失去平衡的身体顿时往后仰倒,唐千鹤双手无助地晃动,眼里落进隧道灯冷冷的光——

    异变就在此时发生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隧道灯光接二连三爆裂,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碎。

    空里炸开一团彩光,彩光旋转,吞没了唐千鹤。

    屏幕裂了一块的的手机,时间栏显示:21时33分。

    唐千鹤从隧道里消失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亮光熄灭。

    恨天高伸着双爪呆在原地,满面茫然,鼻孔徒劳地翕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水……

    咸的?又咸又苦……

    海水?!她掉到海里了?

    “救……咳咳咳……救命……咕嘟嘟……”

    手脚并用,拼命扑腾!呛了好几口水,突然唐千鹤发现“海水”只到自己锁骨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呆立数秒,唐千鹤才放松肩膀,匆匆抹把脸,望向四周——

    这里,似乎是谁家的浴池。

    象牙白的瓷砖,柔和的橘色灯光,四颗青铜羊头嵌在四面墙中,浴池东面正中立着一个龙头雕像,水从龙头从源源不绝地涌出。

    水尝起来的确是咸的,但这里也的确是浴池。

    哪户人家品味这么猎奇,引流海水冒充温泉?

    ……等下,她现在应该先问……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瞬间转移?灵异事件?穿越?她穿越了?像手机小说里那些穿越女主那样?

    突然鼻子发痒,一个喷嚏飞出,唐千鹤搓搓胳膊,忙往池边游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爬出池子,手脚发软地喘气,这时唐千鹤才感到右肩火辣辣地疼,那疯子咬掉她一大块肉……

    盯着狰狞的伤口,唐千鹤心里浮起一种模糊的恐惧。

    伤口还在渗血,她咬咬牙,站起来,却听到一声“咔哒”,她一僵,慢慢朝声源望去——

    浴室的门开了,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影走进来……

    全身湿透僵在原地的唐千鹤:“……”

    臂弯挂着洁白浴巾的黑发少年:“……大嫂?”

    ……大嫂?喊谁?我?令兄贵姓?

    唐千鹤的表情活像吞了一枚生鸡蛋。隐形眼镜刚才在浴池里揉掉了,她看不清对方的脸,但记忆还在:过去二十二年,她一直是只悲催的单身狗……

    女生眯起眼,几番努力后,确定她压根不认识这个漂亮得好像苏格兰折耳猫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唐千鹤舔舔唇,想说你认错人了,话到嘴边却变成了:“能先借我一套衣服吗?”

    唐千鹤近视四百度,因此她错过了少年在刚撞见她时的神情,先是难以置信,仿佛看到死去的故友再现人世,接着喜悦、不解与恼怒在黑瞳里轮番滚过,终于他面露恍悟,却又带了一丝鄙视,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个,在听吗?”久久得不到回应,唐千鹤不安地望着少年。

    折耳猫双手环抱,上下打量她几眼,忽然轻轻“哼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千鹤觉得有点憋屈,被一个孩子鄙视都算了,重点是她有种直觉,这鄙视和他认错人有跑不掉的关系。

    代人受过什么的最讨厌了!

    “肩膀怎么搞的?”忽然他问,唐千鹤一怔,抬手捂住伤口:“……被猫抓了一下,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少年像是被噎住了,半天才挤出一句:“你怎么变得这么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千鹤决定先不和他啰嗦,离开这里换了干净衣服再说。

    她浑身发冷,这种冷和隧道里的冷并不同,生物本能让她知道自己必须先找个地方休息。

    少年没得到她的回答,也不再说什么,利落转身,唐千鹤没有犹豫,垂下捂肩的手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浴池外是长长的桥廊,两旁夜风如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